当前位置:德州书苑 > 画槌录 > 第四卷 大难临头绝活路 第三百一十五章 夫人

画槌录第四卷 大难临头绝活路 第三百一十五章 夫人

路英念行到石门前,将钥匙插入匙孔,左手顺势放在石门上的一凹处,先推而转,只听石门轧轧作响,应声缓缓打开。与此同时,外头阳光似乎迫不及待般,石门一开,便自缝隙斜斜射了进来,地道内由暗勘勘转亮,最后无处不笼罩在暖阳之下。

袁昊不知自己睡去多久,已然习惯了黑夜的双眼,一时见着外头烈阳照来,只觉又刺眼又疼痛,拼命瞇细双眼。他抽了抽鼻子,外头凉风徐徐吹入地道,风中带着阵阵花香,芬香四溢。

路英念率先走出地道,后头杜承悲见袁昊动也不动,以为他是想拖延时间,冷哼一声,狠狠推他一把,喝道:「愣着干甚么?快走!」

袁昊遭他这么一推,踉跄几步,险些摔跤,回头瞪了杜承悲一眼,不作他语,提步行出地道。出得石门之外,只见一条青石子路往宅院方位延展而去,左右两侧种满花花草草,团花簇锦,盎然一片,一旁石墙朱檐长满蔓藤,攀着某种花,娇小脆弱,簇拥成团,或黄或白,黄如似霞,白如似雪。

本来袁昊花草识得就不多,只知那是花那是草,根本看不出有何差别,盯了一会,只想:「这家大院的主人倒也古怪,居然不让下人修剪花草,任由那藤蔓攀到墙上屋上,届时朱院可就要成了藤蔓大院,如此可好?」

三人穿过长廊,行了一小段路,拐过几个弯,但见大院所见的屋檐均是朱红之色,连带房门、窗牖亦是红通通一片,俨然是真正的「朱院」。

路英念接着带路,三人走过一座小石桥,来到一处大池塘,塘边有棵细柳,柳叶垂拂,碧水细流,池中绽了几朵白莲,片片荷叶如旌旗般招展开来,几只红鲤悠悠游动,荡着涟漪,大有一种清闲幽然的感触。

袁昊跟着路英念,绕着池塘走了一会,远远见得有一座凉亭,亭外有两名婢女伫候。他抬头一看,眉头微皱,果然这亭子外观亦是漆成朱红之色。他心想这朱红大院遍地是红,八成和路英念口中的夫人脱不了关系,只是如此爱煞了红色,未免也太过了点。

路英念再走了十来步,停步下来,道:「少侠还请稍候片刻。」说罢,低头碎着步子,朝亭子接近,低声和一名婢女说了什么,那婢女看了袁昊一眼,接着走到亭内。过得少时,婢女出了亭外,又说了几句,路英念便低头碎步回来。

袁昊瞧路英念堂堂一个中年汉子,粗手粗脚,偏升双脚呈内八之状,蹑足走路,模样甚是好笑,暗暗想道:「有趣,有趣,这位夫人不知如何想的,非要让一个大汉子学着太监走路。我以前只听过岛主爷爷说过太监走路的模样,想不到会在一个汉子身上见到。」

路英念不知袁昊所想,笑道:「让少侠久等,夫人有请。」

袁昊点点头,大步来到亭外,那两名婢女忽而上前一步,示意他不得再前进。

只听得亭内传来声音,道:「无妨,让他进来。」两名婢女闻话,立刻退回原位。

袁昊走到亭内,只见亭内一贵妇人倚在栏边,看来三十来岁年纪,脸上稍有丽色,一身红罗长衣,髪上金钗镶着一个红色玉珠,手上珠光宝气,面容冷峻,正自上下打量袁昊。

袁昊低头拱手道:「在下袁昊,见过夫人。不知袁昊何能何德,承蒙夫人如此垂青?」

那夫人一句话都不说,骄视袁昊,目光不知为何愈来愈冷,隐隐之中,似乎还透出杀机。

袁昊久久不闻话声,正觉奇怪,抬眼一看,见那夫人竟是一巴掌打来。袁昊措不及防,只听啪的一声亮响,脑袋晕头转向,脸颊疼痛,连连退步,一个脚步不稳,跌出凉亭。

袁昊莫名其妙被打,有些不悦,一个不小心就率性道:「妳这婆娘干什么?有病不成?」

原本亭外路英念、杜承悲、两名婢女见袁昊被打,脸上都不觉有异,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。杜承悲最看不惯袁昊的态度,更因为他被打,大感快意,几欲要笑出声,大声叫好。

然而当袁昊的话一出口,四名下人皆是骇然不已,脸色发白,只听扑通扑通两声,那两名婢女率先跪地,而路、杜二人冲上前,稍后跪地。四人齐声道:「夫人饶命,夫人饶命!」

袁昊见他们模样,心中怒火反而转成困惑,只想:「我被打又不是这婆娘被打,有什么好饶命的?」

那位夫人自凉亭之内睥睨着袁昊,厉声道:「袁昊,你好大的胆子,你方才叫我什么?」

袁昊眼珠子一转,见跪地四人浑身发抖,又见面前夫人冷然笑意,心想对方知道自己是峨嵋派的袁昊,如今尚未洗刷冤罪,她只需通报道盟一声,追兵必然即至,那可就什么都完了。他脑筋急转,笑道:「夫人,误会,误会,在下那意思是说您是美若天仙的女子。在下瞧江湖上武者见了漂亮女子,总会说那婆娘生得如何如何,那不是称赞人家美貌姣好?」

路、杜二人听到这话,脸上大有古怪,他们年少时曾闯荡过江湖,心知袁昊说的那等话都是拿来骂人,哪里是用来称赞别人的话?可是他们知道夫人性情喜怒多变,高兴起来,赏赐他人绝不手软,生起气来,却是逢人就罚,毫无征兆,他们不愿连带遭罪,不敢将那番话的真意说出口。

那夫人脸色微缓,目光看向路、杜二人,问道:「真是如此?」

路英念、杜承悲二人明白这话是对二人问的,揣着不安,异口同声说起谎:「是,是!袁少侠所言不错,江、江湖朋友都是这般称赞貌美女子。」

那夫人淡淡点头,看着袁昊道:「那倒我是错怪你。」语气中似乎消了怒意。女人毕竟还是爱美,听别人大方称赞自己,心底自然欣喜不已。

袁昊心道:「这婆娘无缘无故打我一掌,全然无愧,想打便打,我不过回嘴一句,这些下人就怕得下跪求饶,想来惹怒了这婆娘,是谁都不会有好果子吃。」

更多章节可以点击:画槌录。本章网址:http://www.inspectionfinders.net/book/179319/324.html

类似《画槌录》的精彩小说